【办案札记】交钥匙工程的法律实务解析

作者:李晓蕾、崔勇 期数:2015第三期 【字体:

【办案札记】交钥匙工程的法律实务解析
 
    “交钥匙工程”指跨国公司为东道国建造工厂或其他工程项目,包括设计、采购、设备安装、试车及初步操作顺利运转后,即将该工厂或项目所有权和管理权的“钥匙”依合同完整地“交”给业主,由业主开始经营。笔者在2010年代理了一起“交钥匙工程”案件的二审和抗诉部分,因此,对“交钥匙工程”案件进行了认真的学习,下面将案件涉及到的基本内容与大家分享。
    第一部分 基本案情
    湛江某公司与香港某公司为合作该香港公司与泰国某公司签订的《木薯燃料乙醇项目合同》,将合同项下的电器、仪表部分工程向国内企业招标。
    2008年1月28日,沈阳某公司参加投标时,提交《项目自控工程投标书》,该投标书承诺工程工期从签订合同到竣工共计45个工作日。
    2008年1月30日,香港某公司向沈阳某公司出具《中标通知书》后,沈阳某公司向湛江某公司支付6万元订约保证金。
    2008年2月4日,湛江某公司向沈阳某公司预付图纸设计费10万元。
    2008年2月24日,沈阳某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向湛江某公司提交上述工程的《工程进度表》,确定工程设计30天,工程工期共计210天。
    2008年3月5日,湛江某公司与沈阳某公司签订编号为HK-HD08001的《交钥匙工程合同》,合同载明湛江某公司将泰国木薯燃料乙醇项目的仪表及电器交钥匙工程部分分包给沈阳某公司,其中工程承包内容包括:沈阳某公司应按合同及附件要求完成仪表、电器、照明、接地等系统的设计、安装、调试、培训;工程总造价565万元;湛江某公司收到沈阳某公司开具的银行保函和等额增值税发票后湛江某公司预付合同总价的15%给沈阳某公司为合同生效要件;因沈阳某公司原因工程未能在合同约定时间内通过业主验收的,每迟一天按合同总额0.1%向湛江某公司支付违约金,但违约金最高不超合同总额的10%。
    2008年3月10日,湛江某公司出具《委托书》,授权香港某公司代理湛江某公司与沈阳某公司履行《交钥匙工程合同》相关事宜。
    2008年4月22日,招行沈阳分行开具以湛江某公司为受益人的《工程预付款保函》,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条件:1、受益人向保证人提交的书面索赔文件必须在受益人已向承包人提供了预付款之后,并且与本保函有效期内送达保证人;2、受益人应向保证人提交正式承包人已违约的书面证明;3、本保函之保证金额随承包人完成的工程进度按比例自动递减。承诺承担对预付款金额847500元限额的保证责任。
    2008年5月6日,湛江某公司向沈阳某公司预付图纸设计费10万元。5月20日湛江某公司向沈阳某公司预付工程款647500元。
    2008年3月6日、6月15日、8月14日、8月31日,沈阳某公司与香港某公司分别签署《仪表电气技术交流会议纪要》、《泰国项目电气部分现阶段工作交流纪要》等。
    2008年6月13日至2008年9月16日期间,香港某公司曾以传真电邮方式向沈阳某公司提出工程设计等事项的相关要求。沈阳某公司陆续将相关设计图提交给香港某公司,并提出处理意见及要求香港某公司提供相关资料。
    2008年10月14日,湛江某公司收到沈阳某公司提交的《泰国项目自控工程进度表》后,认为沈阳某公司已构成根本违约。
    2008年10与25日,湛江某公司以邮寄方式向招行沈阳分行提出索赔。
    2008年11月24日,湛江某公司向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交钥匙工程合同》;要求沈阳某公司返还预付工程款847500元;支付违约金565000元等。
    2008年11月24日,沈阳某公司提起反诉,要求解除《交钥匙工程合同》;湛江某公司返还已收取的保证金6万元;湛江某公司支付设计费593250元、差旅费22441元;赔偿订货损失241161.23元等。
    2009年3月20日,沈阳某公司提出对已完成的工程设计工作进行设计取费评估。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后,鉴定机构辞去委托,一审法院决定终止鉴定,诉讼中湛江某公司对诉请的违约金表示放弃。
    湛江法院于2010年6月23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判令:1、解除湛江某公司与沈阳某公司之间签订的《木薯燃料乙醇电器、仪表部分合同书》,终止履行;2、沈阳某公司返还工程预付款847500元给湛江某公司;3、沈阳某公司赔偿差旅费及邮寄费3782元4、湛江某公司向沈阳某公司返还6万元保证金,上述款项折抵后沈阳某公司尚欠湛江某公司791282元;5、招商银行沈阳分行承担连带责任。
    沈阳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并委托本律师代理后续诉讼程序。
    第二部分 案件难点分析
    1、原审法院应当依职权追加香港某公司及泰国某公司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才能查明申请人履行合同过程的全部事实。
    2、沈阳某公司分包工程系泰国木薯燃料乙醇项目中的配套工程,即分包工程的设计及施工均需以主体工程的具体情况为基础,查明主体工程的具体工程进度及相关情况,是认定沈阳某公司是否违约的主要依据。
    第三部分 律师代理工作
    一、代理律师代理案件后,向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就案件主要争议提出以下上诉意见:
    1、一审审理程序缺少必要的案件当事人。
    沈阳某公司分包工程项目的履行过程与香港某公司及泰国某公司具有密切联系,香港某公司及泰国某公司系查明本案事实的必要主体,一审法院应当依职权追加香港某公司及泰国某公司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才能查明沈阳某公司履行合同过程的全部事实。
    首先,分包合同发生争议时,人民法院应当对整个工程合同进行审查,因此必须将总包合同当事人香港某公司及泰国某公司追加为案件当事人进行诉讼,才能够查明全部案情。
    其次,在沈阳某公司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与沈阳某公司实际交接工作的是香港某公司而非湛江某公司,沈阳某公司与香港某公司洽谈工程设计方案时多处提到,工程设计需要的诸多技术资料及数据也均需由工程发包方泰国某公司提供。只有将香港某公司及泰国某公司追加为案件当事人进行诉讼,才能查明沈阳某公司履行分包合同的真实情况。
    再次,湛江某公司提出,泰国某公司及香港某公司对沈阳某公司提交的设计方案不认可,一审法院对这一内容予以认定。湛江某公司也未能提交任何证据证明泰国某公司及香港某公司对沈阳某公司的设计方案提出了异议,只有将泰国某公司及香港某公司追加为案件当事人,才能查明湛江某公司的这一陈述是否属实。
    2、一审法院没有查明总包合同工程的真实情况,就草率对分包合同予以认定并作出判决,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沈阳某公司与湛江某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是建立在湛江某公司及香港某公司与泰国某公司签订的总包合同真实、有效这一基础之上的。只有证明总包合同真实、有效,且湛江某公司确是总包合同的实际承包人,才能够证明湛江某公司将工程分包给沈阳某公司是善意的、合法的,分包合同才可能是合法有效的。但湛江某公司在一审过程中从未提交与泰国某公司签订的总包合同,并且,沈阳某公司履行分包合同的设计任务过程中,为更好的完成设计方案,曾多次提出要到泰国工程现场实地考察勘测,但均被湛江某公司及香港某公司予以拒绝,泰国施工项目是否真实存在,湛江某公司系该工程的承包人这些情况均值得怀疑。但一审法院在没有查明这些事实的情况下,就直接认定沈阳某公司与湛江某公司之间分包合同的有效性,明显缺乏事实依据。
    3、沈阳某公司分包工程系湛江某公司总包的泰国木薯燃料乙醇项目中的配套工程,即分包工程的设计及施工均需以主体工程的具体情况为基础,但一审法院在没有查明主体工程的具体工程进度及相关情况,就认定沈阳某公司迟延履行工程设计的合同义务,明显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4、沈阳某公司迟迟无法确定分包配套工程的设计方案,是由于湛江某公司迟迟不能向沈阳某公司提供最终的主体工程设计方案,以及湛江某公司对沈阳某公司的设计方案多次修改工艺流程所致,沈阳某公司对此毫无过错。一审法院认定沈阳某公司迟延履行毫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5、沈阳某公司在一审过程中提出申请,请求人民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沈阳某公司已完成的工程设计的设计费进行司法鉴定,但一审法院在委托的鉴定机构辞去委托后就直接决定终止鉴定,这一做法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应当另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6、沈阳某公司近几年来,成功地为酒精、石油、化工、化纤、机械、电力、啤酒、水处理等百余家企业提供了优质的自动化产品、及工程技术服务。沈阳某公司完全有能力完成本案分包的工程项目,一审法院认定沈阳某公司违约毫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二、二审败诉后通过检察院审判监督程序启动案件再审
    在二审驳回我方上诉请求后,委托单位仍委托本律师寻求其他司法救济途径。由于司法环境差异等原因,委托单位作为沈阳企业在广东诉讼存在诸多障碍,律师认为,只有引起法院的充分重视,这一案件才能扭转局面。鉴于这一原因,代理律师没有选择直接向广东高院申请再审,而是选择了申请检察院抗诉的途径。
    代理律师与湛江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了沟通,并提交了书面的抗诉申请书,具体意见为: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1、原审审理程序缺少必要的案件当事人,导致案件事实无法查明。
    2、原审法院没有查明总包合同工程的真实情况,就草率对分包合同予以认定并作出判决,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3、沈阳某公司分包工程系湛江某公司总包的泰国木薯燃料乙醇项目中的配套工程,即分包工程的设计及施工均需以主体工程的具体情况为基础,但原审法院在没有查明主体工程的具体工程进度及相关情况,就认定沈阳某公司迟延履行工程设计的合同义务,明显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4、沈阳某公司迟迟无法确定分包配套工程的设计方案,是由于湛江某公司迟迟不能向沈阳某公司提供最终的主体工程设计方案,以及湛江某公司对沈阳某公司的设计方案多次修改工艺流程所致,沈阳某公司对此毫无过错。原审法院认定沈阳某公司迟延履行毫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二)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案系涉外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争议案件,依法应适用建设工程所在地及泰国的法律,原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本案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三)原审法院未按沈阳某公司的申请依法调取必要证据。沈阳某公司在原审过程中提出申请,请求人民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沈阳某公司已完成的工程设计的设计费进行司法鉴定,但原审法院在委托的鉴定机构辞去委托后就直接决定终止鉴定,这一做法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应当另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四)沈阳某公司近几年来,成功地为酒精、石油、化工、化纤、机械、电力、啤酒、水处理等百余家企业提供了优质的自动化产品、及工程技术服务。沈阳某公司完全有能力完成本案分包的工程项目,原审法院认定沈阳某公司违约毫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通过代理律师的沟通与努力,我方的意见的到了湛江市检察院的认可,湛江市检察院于2011年3月8日做出湛检民行提字[2011]6号民事行政检察提请抗诉报告书,提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对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0]湛中法民二终字第87号民事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于2011年4月13日做出粤检民抗字第[2011]52号民事抗诉书,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第四部分 案件审理结果
    通过提请抗诉程序,案件引起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法官的重视,且抗诉程序的提起,使湛江某公司减低对诉讼结果的预期。最终案件在再审程序中双方达成了调解意见。
    第五部分 结案总结
    本案案件复杂,涉及案件当事主体较多,且存在涉外主体问题。律师在寻求再审救济途径时,为更快推进再审程序,取得相对理想的再审结果,选择了申请检察院抗诉的途径,最终取得了令委托单位满意的结果。
 
文章热词tag: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